当我在谈及自我的时候是在说什么

如你所见不惑小站这个被我废弃了快半年的土地又要开始重新施工了,因为懒,所以不打算彻底推翻而后重建,想着清理一下积攒的灰尘,摆上一束鲜花就开始揽客了。不惑小站是我开设的精神民宿,主体建筑是比较自我的想法、思想,所有关注者、阅读者等等我定义为精神旅途的旅客,你们可以在这里休息、思考或者搭建属于你们自己的小屋(通过留言、投稿等方式)。你们可以随时提出你们的想法,而我也会本着虚心接受,死不悔改的态度来接收。

以上,就是全新的不惑小站:基于我的疑惑,表达我的观点。

我是站长小白,期待路途中有你相伴。

前言

回归后的第一篇文章总想着写点特别的东西,但是思来想去实在想不出什么样的东西算是特别的,于是关于“特别”就此作罢。我选择了一个之前已经起好头但是没完成的主题作为回归后第一篇文章的主题:自我。

正文

自我是什么?

为了防止歧义的产生总是需要先下定义:
自我:我所有思想的总和(包括潜意识);
潜意识自我:包含机械型自我,先天兽性和阴暗面;
机械型自我:日常生活中占据主导地位的自我形态,类似后天的条件反射;
先天兽性:如字面意思;
阴暗面:被我长期刻意压抑而很少表现出来的的自我形态,类似月亮的阴暗面;
刻意型自我:通过思想控制表达的自我形态,例如我想在女士面前表现的绅士一些,于是就会在和女士交流的过程中将自己表现的尽可能的绅士。

注:长期的刻意压抑会形成阴暗面,长期可以表达会形成机械型自我。

图

不同的自我形态会在哪些场景表达?

以我为标准按照表达率从低到高:

  1. 阴暗面

    阴暗面是大多数人会拥有但很少表达的一种自我形态,我通常会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偶尔的释放自己的阴暗面,有时也会在崩溃的瞬间爆发。

  2. 刻意型自我+机械型自我

    日常生活中的大多数场景。

  3. 先天兽性

    先天兽性这个东西我想了一下,我很难去界定兽性和人性的界限,我就暂时把进食,睡眠等等归类到兽性,因此先天兽性的表达率是最高的,基本上每时每刻都掺有兽性的表达(可能也是我比较懒的原因,hhh)。

注:我认为越自律的人先天兽性的表达几率越低。

我的这种自我表达健康吗?

前段时间我经历一场不大不小的短时间崩溃,在那之后我作了两件事情:

  1. 自我交流
  2. 与人交流

在这之后我发现造成我此次崩溃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我错误的自我表达上:我的阴暗面表达出奇的低,但阴暗面占据了我的自我的很大一部分。

当我在谈及自我的时候是在说什么?

当我在谈及自我的时候究竟是在说什么?
这个问题是我在进行完自我交流和与人交流后又着重思考的问题。
在日常的绝大多数场景中,我所谈及和表现出来的“自我”能不能代替真正的自我呢?

注:真正的自我不等于真正的我。

答案是不能。
我发现当我在谈及自我的时候很大程度上只是去表达了部分的刻意型自我+机械型自我,大量的自我被我藏了起来,藏久了慢慢慢慢的就发酵了,最后变质了。变质的那部分自我会不断侵蚀我的精神围墙造成决堤从而引发崩溃。

任意形态的自我都不应该是完全私人

我身处在社会之中,与人交流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若想要在社会中活得更自由就必须学会暴露自我,增加我与社会的接触面积,才有机会获取更大程度的相对自由。

注:绝对自由是无用的自由。

正确的表达自我很重要

所谓正确的表达自我应该满足:

  1. 不断的了解和认知自我

更全面的了解和认知自我

不仅要刻意型自我,更要全面的认识了解潜意识自我。日常中,我会更加关心如何形成我想要的自我形态(刻意型自我)而忽略已经成型的潜意识自我,这不仅会加剧阴暗面的沉积,甚至会形成畸形的自我形态,因此我应该注意在塑造自我的过程中更全面的了解和认知现存的自我。

  1. 合理的表达和约束自我

阴暗面应该是溪流而非大海

以我一贯的思维总觉得阴暗面是一种见不得人的存在,一旦产生就应该永远沉积在那里,所以我的阴暗面慢慢汇聚成了一片由死水组成的汪洋最终撑垮了我的精神围墙。现在我看开了,阴暗面每个人都会有,而且未必所有的阴暗面都是见不得人的存在,我应该学会表达自己的阴暗面从而释放积攒的能量,阴暗面更应该试一条活水流经的溪流,我只需要适时的扩宽或收紧溪流的宽度就好,让执念溜走而非沉淀。

尽管不想,但还是要学会自律

正如前文所说:我认为越自律的人先天兽性的表达几率越低。我作为一个自律性很差的人先天兽性的表达率可以说是非常之高了。尽管我不想,但是还是要学会去自律以平衡自我表达。

  1. 在表达的过程中填充自我

努力去扩宽我的自我边界

更宽广的自我边界+正确的自我表达=更好的相对自由。

以上所有定义、观点及方法论都是从我个人角度总结归纳出来的并不适用于其他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